汤敏:教育需要革命,慕课将重建教育公益生态

MOOCer2014年12月17日 13:50
汤敏

来源: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12月15日讯 在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重建改革生态”召开前夕,我们举办TALK夜话预热。国务院参事、友成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夜话:重建中国公益生态”上表示,教育是扶贫和公益最重要的一个部分,现在的教育培养不出未来个性化生产所需要的创业和创新的人才,因此教育也需要一场革命。

汤敏指出,未来社会是万人创业、人人创新。中国创业存在三大问题,第一是教育不公,第二是创新不足,而创新又是未来特别需要的。第三是未来的教育体系应该是一个全新的教育体系,不能把教育只局限在小学、中学、大学、幼儿园等在线学生的身上,而是一个终身教育的体系,但现在的教育体系根本就不能提供终身教育的需求。

汤敏认为,这三大难题是传统的教育体系根本解决不了的,“教育不公的问题,传统的教育体系解决得了吗?不可能,我们可以通过希望工程把教室盖得好一点,现在农村大部分地区的学校建得跟城市差不多了,但是教育公平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教育质量公平的问题,还有教师的公平问题,教师是人,好的老师总是少数的,就是把重点学校拆了,把重点老师撒都到农村去,能解决几个农村教育公平的问题,传统教育是解决不了的。同样,传统的教育也解决不了别的东西。”

汤敏用大量的篇幅介绍了慕课,认为慕课这种方式才有可能提供公平的优质教育,“要解决贫困、反贫困第一条就是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得到公平的优质教育,而只有有这种方法,只有用慕课才能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教育,因为现在最终一个大学才开出3000门课来,因为只有1000个老师,而放在网上用慕课可能有上百万不同的课,非常细化、多样化个个性化的教育,给你个别的辅导,只有这个才能提供真正的终身教育。”

汤敏称,重建公益生态,需要最先进的技术、最先进的理念,最先进的方式来推动。有了这些就可以重拾社会对公益的信心,可以重拾社会对公益的兴趣,从而把这些信心和兴趣转变为解决中国贫困问题的力量。

以下为文字实录:

汤敏:非常高兴今天能跟大家一起来探索如何重建中国的公益生态问题。

要重建首先就要提出为什么要重建,如何重建。要重建也就是说现在的公益生态不够好,或者说很不好,所以需要重建。关于中国公益生态,确实是比较困难困难一方面可能因为郭美美红十字会等意外的问题造成的但另一方面也是我们公益界需要一种革新,需要一种改革,需要一种用全新的方式、全新的办法来推动,这种可能重新赢得企业和社会的关注,如果我们仅是做传统的一套的话,那么可能社会对这些关注就越来越不够。因此,这个公益生态需要重建。

如何重建?这是一个更大的问题、更难的问题,因为全世界的公益目前也都处在一个比较常态化的、一般化的发展。某种意义上来说,全世界的意义也要重建,也应该重建,而在这个领域中国的公益有可能能赶上别的国家的步伐,能够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比如说,刚才谈到的邓飞的免费午餐,就很可能是全世界没有过的一个最大的而且最有吸引力的一种公益的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年前的中国的希望工程也是全世界从来没有过的,这些东西需要不断地创新,不断地重建,不断地给社会以新的刺激,这样才能够赢得社会的认同,才能够不断地去推动中国社会的发展。特别是我们这个公益要解决社会急需的大问题,而全世界的公益基本上解决的是补充性的问题。怎么做呢?我们友成基金会做了一个小小的尝试希望个大家探索如何重建,重建之后的效果如何。

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慕课为什么是一场教育革命,听起来好像和今天没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因为教育是扶贫和公益最重要的一个部分。青少年基金会、希望工程做的就是教育,目前在全世界都掀起了一场慕课的高潮,用英文MOOC、大规模公开在线课程,用互联网的方式把优质的课程公开化,这个网易应该来说是做得最高的,网易公开课想必都看过。

2012年号称是慕课元年,网易公开课远程教育早就做了,为什么2012年才加元年呢?因为新的慕课跟传统的公开课的完全不一样,它把很多的东西都用进来了,目前在教育领域正在掀起一场新的热潮。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做的慕课都是高大上的事情,什么叫高大上?都是由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耶鲁大学这种高大上的学校,把他高大上的课拍下来让高大上的学生去看,因为差的学生看不懂也用得不多,都是一流学校的学生在学习这些东西,目前为止这些都是高大上的东西,能不能把这一个工具用到咱们的扶贫上,能不能把大用在咱们的公益里面,能不能用这套东西来改造来重建公益起码是教育公益的生态?这个就是我们的尝试。

什么是革命?百度百科说革命就是推动事物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引起事物从旧质变成新质的一种飞跃。为什么说慕课是一场革命吗?我们来看慕课的理念,它的理念是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在任何时候可以学到任何知识。在传统的教育领域,你不可能做到任何人,我们好多的贫困地区的孩子上不起学,或者上了学以后也就是初中毕业做不到任何人、任何地方,好地方和差地方的教育差得很远,他不能在任何时候非得要集中拿出专业的一段时间来学习,更不说学不到任何的知识。反过来,如果新的慕课做到这一点,就是革命性,而这个革命里对那些上不起、上不好的贫困地区的学生就格外地重要,因此它就有可能被我们公益界所应用。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教育是一个长期以来的劳动生产率没有提高的行业,孔夫子2000多年前他一个人能教三千弟子还有七十二个贤人,我们现在老师有这个劳动生产率吗?没有。也就是说这几千年来我们教育行业的劳动生产率没有变化,因此教育所花的钱越来越贵,教育在国民经济里的比重,老百姓花的钱、政府花的钱越来越多,因为别的小麦、衣服的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所以相对成本越来越低,而教育成本越来越高,所以学费会越来越贵,而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如果一个新技术能把行业的劳动生产率提高10倍,这个行业就会产生一场革命,而新的慕课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课16万学生在上,一个学期,你想它的劳动力岂止提高的10倍,因此它是一个革命。为什么需要慕课革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消费要从排浪式的转成个性化、多样化的消费,也就是说未来的消费是私人定制式的消费,而在私人定制消费的时候就需要一个个性化的生产,所以中央全会提出来,未来的小微企业非常重要,因为个性化的生产就完全需要不同的生产形态,而在这个时候,它需要的人才也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他需要大量的创业的人才,他需要大量的创新的人才,而我们现在的教育是培养不出这样的人才的,因此教育也需要一场革命。

未来社会是万人创业、人人创新。中国创业存在三大问题,第一是教育不公,在做公益的人最了解。第二是创新不足,而创新又是未来特别需要的。第三是我们往往没有太注意的,就是未来的教育体系应该是一个全新的教育体系,不能把教育只局限在小学、中学、大学、幼儿园等在线学生的身上,而是一个终身教育的体系,我们现在的教育体系根本就不能提供终身教育的需求。因为我们最多只能做一点EMBA、MBA等小小的一块,剩下的巨大的终身教育现在没有人在提供。

于是需要慕课。问题是,这三大难题是传统的教育体系根本解决不了的,教育不公的问题,传统的教育体系解决得了吗?不可能,我们可以通过希望工程把教室盖得好一点,现在农村大部分地区的学校建得跟城市差不多了,但是教育公平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教育质量公平的问题,还有教师的公平问题,教师是人,好的老师总是少数的,就是把重点学校拆了,把重点老师撒都到农村去,能解决几个农村教育公平的问题,传统教育是解决不了的。同样,传统的教育也解决不了别的东西。那么慕课这个东西行吗?

看一看我们的实验,这是友成基金会做的实验,中国最后的学校是人大附中,中国最差的学校是贫困省的贫困县的贫困乡一级的学校,现在就是内蒙古的一个乡村贫困县的乡的中学的学生跟人大附中的同学在同堂上课,这是人大附中的课堂和学生,头一天人大附中老师讲课我们拍下来放到网上去,当天晚上当地老师先看一遍,把超出教学大纲那部分切掉,45分钟切成大概30分钟左右,第二天在我们贫困地区的学生里放这个录像。人大附中老师学生提,当人大附中老师提问由人大附中学生回答的时候,这个老师站起来把声音关掉,由当地的学生来回答,又这个老师判断学生掌握的情况,如果绝大部分都掌握了,把这个视频一开继续讲,如发现分学生没有掌握,这个老师讲两分钟把这个概念再讲一遍。一个学期下来,这个班级学生的成绩比没有用的高了20分。

在广西白色地区田东县的学生他们的班高了40分,这种模式我们正在全国18个省130多个学校里实验,这是贵州省毕节市的威宁,在中国最穷的一个县的乡村中学里,他们正在上人大附中的课。大家看一看,这是乡村中学,看硬件的话不比咱们城市哪个中学差,甚至还有电子白板,但他们就是没有好的教学的老师,现在这些学生直接上的就是人大附中的课。

这是我们在吉林长春建的中储粮小学,这个小学连英语老师都没有,现在很多贫困地区的小学里没有英语老师,因此开不出英语课来。怎么办?我们也在实验,我们实验一个没有英语老师的英语课,也是通过远程的方式把课做成卡通,由一个数学老师或者由一个语文老师在里面,他不懂英语但这些卡通学生直接跟着他学,我们多少孩子们学,在早年的时候我们看的是follow me,没有老师我们也可以学,现在正在全国10几个没有英语老师的小学里在做这些实验。我们还在甘肃省的四坝的贫困中学实验电子书包,这是更先进的,就是一个平板电脑。当学生有一个平板电脑以后,我们就可以把所有的课本放进去,作业放进去,把老师讲课也放进去,这时候我们的学生就可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进度来跟着人大附中或者是好的学校的老师来学习,可以有不同的学习的速度。这种方式大家可能觉得好笑,平板电脑是不是太超前了?便宜的平板电脑在深圳做的600多块钱一台。现在每年给贫困地区的学生的免费课本就200到300人民币,两年的免费课本钱就可以碰一台平板电脑,我们为什么还要砍树印课本,为什么不直接发平板电脑?现在很多的发展中国家包括泰国都给学生发这种电子书包,能不能在贫困地区优先用这个东西?这对我们教学点特别地适用,什么叫教学点?一个小山村里也一个学校,这个学校有12个学生,一个老师,这12个学生里2个一年级的、三个二年级的,4个三年级的,老师得英语数学都先上一年级再上二年级的,一个老师拳打脚踢什么都得学,这样的学校的质量能好吗?几年前我们搞并校全部学生都要中心小学去,到镇里学习。但得走3、4个小时才能到那个地方,去不了,7岁的小孩就要住那个学校里,自己做饭自己吃饭,现在有邓飞的免费午餐了,有很多的地方还没有,即使有了免费午餐他们的生活能自理吗?但如果在这样的学校里,每个学生配600块钱两年的课本费的一台平板电脑,把课程放进去,那个老师就可以作为像辅导老师一样了。这样在传统的情况下根本解决不了的问题,搞不好他们反而学得比城市的学生更好。

这些不但能得到较好的教育,而且从根本上解决了现在联合国正在着急的问题是数字鸿沟问题。未来的世界贫困地区的孩子贫困不是因为学得差,很可能是因为不懂计算机。到初中的时候才每个星期给他一个小时摸一下计算机,而我们城市的孩子从幼儿园还是就在pad上玩儿,所有的东西都在计算机上,这些孩子们不懂,这就叫数码鸿沟,而没有这些东西我们的数字鸿沟是非常严重的,这些都是在反贫困的时候,现代化的手段可以帮助并不需要多大的投资。在现有的情况下就可以做到。

大学生的就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国家鼓励大学生要进行创业的培训,现在国家要求每个大学要把大学生创业作为一种必修课,但是绝大部分学校开不出来,因为老师不懂创业,老师即使开出创业也是纸上谈兵,我们友成基金会做了一个创业咖啡的项目,我们在100个大学里上创业课,每个星期两节课,我们请了徐小平,还有尤努斯,我们由企业家来讲这个创业课。现在在100家大学在开这个课,有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第一流的大学,也有南宁职业技术学院连三本都不是的学校,所有的学生跟北大同学同堂听课,这是北大的课堂,我们把这些企业家请到这儿来讲,我们请一个公司把它拍下来,直接传到其他的99个大学,跟现在一样就在大屏幕里听徐小平他们讲课。中间还有20到30分钟的互动,全国在互动。期末考试,我们就是每个学生和一组学生要拿出一个项目建议书来,每个学校请当地的企业家来跟他PK,好的话当场就投资,就可以做。我们现在能把这一个课上到100个大学,就可以上到1000个大学里,不用增加一分成本。我们能把一个课这样上,所有的课都可以这样上。这些就是来解决三本、五本的学校跟一本、985、211巨大的鸿沟,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

况且刚才我们谈的现在实验的都还是在学校里,这种模式真正的大市场是什么地方?在校外,现在好几亿人需要不断地培训,我们2.6亿农民工需要培训,他们不能够得到培训不断地提高他们的技术水平的话,会把整个的工业水平拉下来。白领需要培训,需要提薪、需要出去创业和提高我们的水平,现在没有人提供很好的培训,我们蓝领需要培训及全社会都需要,现在没有人提供,而这个是完全可以通过慕课的方式把它做成5分钟一课,现在慕课标准是5到10分钟,甚至可以在手机上就可以得到培训,拿你的零散的时间,拿平常看的没有的微信的时间就得到了培训,而这种培训可能是非常有意思的培训。这些就是新的教育的革命。

慕课能干什么,我认为仅用这种方式才有可能提供公平的优质教育,这是最近习总书记提出来的,要解决贫困、反贫困第一条就是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得到公平的优质教育,而只有有这种方法,只有用慕课才能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教育,因为现在最终一个大学才开出3000门课来,因为只有1000个老师,而放在网上用慕课可能有上百万不同的课,非常细化、多样化个个性化的教育,给你个别的辅导,只有这个才能提供真正的终身教育。

关于这个问题,最近我写了一本书,题目就叫《慕课革命——互联网如何改变教育》,这本书大概2到3个星期就要出来。

里面详细地介绍了公益为什么做得更好、更精,解决我们现在头疼的一筹莫展的重建、重塑新的公益生态问题。当然慕课只是个工具,它是一个传统工具,它是一个必要条件,什么叫必要条件?就是没有他一定做不好,有了他可能做得好,可能做不好,还得要往里面放内容,还得需要方式。但工具非常重要,因为任何的一场革命,估计是由生产工具的变革引起的,第一个工业革命是小小的蒸汽机,怎么也没有想到引起工业革命和社会革命,所以生产工具的变化是非常重要的,而中国对这场新的教育,特别是贫困地区能不能得到这种新的教育得到提高,跟什么时候参与这场革命还得看政府教、教师、学生、家长和企业。这场革命能不能率先地引入到贫困地区去,还得靠我们公益组织的努力,因为即使它是场革命,如果按照市场逻辑的话,它就跟现在西方国家一样,先是高大上,先是哈佛、MIT,慢慢到中等的,慢慢到中等城市,慢慢到县城,最后到了乡村和贫困地区,如果按照市场逻辑的话一定是这样的。但是,如果公益人参与,就率先连别的地方还不知道这场革命的时候我们已经送到最贫困的地区解决我们最需要的问题了,所以这个就是需要我们重塑重建公益的新的生态,而这些就要最先进的技术、最先进的理念,最先进的方式来推动。有了这些我们还可以重拾社会对公益的信心,我们可以重拾社会对公益的兴趣,而把这些信心和兴趣转变为解决中国贫困问题的力量。

谢谢大家!

原文地址:http://money.163.com/14/1215/20/ADHJFB2O002554JB.html

分享给小伙伴 ►

声明:MOOC中国收录之课程均源自下列机构,版权均归他们所有。本站仅作报道并尊重其著作权益,感谢他们对MOOC事业做出的贡献!(排名不分先后)
  • Coursera
  • edX
  • OpenLearning
  • FutureLearn
  • iversity
  • Udacity
  • NovoEd
  • Canvas
  • Open2Study
  • Google
  • ewant
  • FUN
  • IOC-Athlete-MOOC
  • World-Science-U
  • Codecademy
  • CourseSites
  • opencourseworld
  • ShareCourse
  • gacco
  • MiriadaX
  • JANUX
  • openhpi
  • Stanford-Open-Edx
  • 网易云课堂
  • 中国大学MOOC
  • 学堂在线
  • 顶你学堂
  • 华文慕课
  • 好大学在线CnMooc

Copyright © 2008-2015 MOOC.CN 慕课改变你,你改变世界